美高官指责中国隐瞒疫情 外交部:信口雌黄 不值一驳
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当下,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,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。香港市民直言“我们好痛恨病毒,但我们更讨厌‘黄毒’。”香港《大公报》评论指出,大战当前,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,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,抗击疫情。泛暴派抢眼球、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,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,完全是不择手段、不负责任,罔顾公众健康。3月26日,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,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。

何俊贤(图源:香港“东网”)

爸爸连续几天到酒店外看徐蔓宁

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,接着出境边检,测体温,再排队过安检。到登机口,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。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,才可以登机,踏上回祖国的路。

由于许多华人采购口罩寄回国内,我们当地的药店口罩全部断货,店员告诉我,短期内都没办法补货。我在亚马逊上订购了N95和普通医用外科口罩,但迟迟不发货。幸运的是,酒精和消毒液还可以买到,我买了一些准备回国时带给家人朋友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,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。2月底,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,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,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,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。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